笔趣芯 > 万界最强复仇者 > 第61章 蒙面老者的身份!

第61章 蒙面老者的身份!

宁中则:“……”

  岳不群:“……”

  岳灵珊:“……”

  华山派众弟子:“……”

  封不平在人群中早已看到了楚平,快步走到他身边,关切道:“乖徒儿,岳不群如今已是丧家之犬,你何不跟为师一起回华山?待为师接任华山掌门,先封你做本门的首席大弟子。”

  一时间,楚平感觉到来自华山派众弟子的目光齐刷刷地扫了过来。

  宁中则怒不可遏道:“封不平,你竟是这等卑鄙无耻的小人!你这样做,难道是要让楚平背上欺师灭祖的骂名么?”

  岳灵珊已经是泣不成声,呜咽道:“楚平绝不是见异思迁的小人,本姑娘劝你趁早断了这个念想!”

  楚平看着这么多殷切的目光盯着自己,轻咳了一声,道:“封先生,你的这个提议,倒不是不能考虑……”

  来自宁中则的怨恨值+5!

  来自岳不群的怨恨值+5!

  来自岳灵珊的怨恨值+5!

  …………

  封不平一听,顿时喜出望外,这要是把楚平收入门下,那可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啊!

  “但是……”楚平却突然来了个转折。

  封不平的心顿时七上八下起来,忙不迭问道:“乖徒儿……但是什么?只要你能提出要求,为师一定竭尽全力满足你!”

  楚平缓缓道:“其实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只不过,我的家传剑谱被这帮蒙面人抢了去。倘若不能完璧归赵,我实在是做任何事都没有心情。”

  封不平神情一肃,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,问道:“你说的家传剑谱,可是乃祖远图公所创的七十二路辟邪剑谱?”

  楚平淡淡道:“我们楚家,难道还能有第二本家传剑谱么?”

  楚平一提到家传剑谱的事情,丁勉便在一旁竖着耳朵倾听,此刻再无丝毫迟疑。

  丁勉当即高举令旗道:“列位听令!左盟主曾颁下密令,务必将辟邪剑谱收归我五岳剑派所用。诸位速速将这帮贼子团团围住,不交出辟邪剑谱,誓不罢休!”

  “呼啦”一下,三四十骑已然四散开来,形成一个巨大的铁桶阵,将十几名蒙面人团团围在中央。

  紧接着,又是“呛”“呛”“呛”一大片兵刃出鞘的金属脆响。

  这三四十骑多数是嵩山派弟子,还有一小部分是衡山派和泰山派的高手,再加上华山派剑宗的几个不字辈高手,清一色全部使的是长剑。

  几十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拔剑出鞘,虽然长剑的样式宽窄各不相同,但是气势却十分惊人,仿佛整个天地间都化作一片刀光剑影。

  蒙面老者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色,朗声道:“各位五岳剑派的朋友!某混迹江湖三十余载,虽然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勾当,也杀过一些名门正派的高手。但是,某做人向来是顶天立地,说一不二。”

  楚平冷笑道:“你说这么多废话作甚?我师父怀里的剑谱,现在已经到了你手上,难道你还要抵赖?你这个老脸皮,是城墙拐角加强加厚的版本吧?”

  来自任飞羽的怨恨值+5!

  楚平瞄了一眼系统后台,原来这个蒙面老儿的大名叫做“任飞羽”。

  说来倒也凑巧,那个死去的老六,叫做“任鹰”。

  “任”本来应该是一个罕见的“姓”。

  这十几个蒙面人里,竟然有两个家伙都姓“任”,属实有些凑巧。

  蒙面老者突然拔出腰间长剑,指着楚平道:“天地可鉴!某刚才上了这小子的当,率队苦苦追了那岳老儿半天,结果只在他的怀里搜出一本古怪的天书。翻开一看,上面一个字都不认得。不过,书的封页倒是用篆书写着《笑傲江湖之曲》六个字。”

  楚平冷笑道:“你这老儿,好不奸诈!事到如今,你还想把天下英雄都当傻瓜么?倘若我师父怀里没有藏着辟邪剑谱,他为何丢下老婆孩子,以及门下弟子都不管了,只顾自己抱头逃窜?那样一本看不懂的天书,他又何必当宝贝一样,珍藏在怀里?”

  这番话一出,自然又少不了收割一大波岳不群,宁中则,岳灵珊以及华山派众弟子的怨恨值。

  蒙面老者却已经气得声音都发颤了,道:“你……你这臭小子……分明是你伙同了岳老儿一起欺瞒我们,为的就是把抢夺辟邪剑谱这盆脏水泼在我们头上!”

  楚平哈哈笑道:“真是好笑,太好笑了!你们这些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,竟会冤枉小爷我栽赃嫁祸?

  你们这十几名高手在此设伏,偷袭我华山派一群妇孺老小,难道不是为了抢夺辟邪剑谱?

  小爷我刚提到辟邪剑谱在我师父身上,你们就立马调转方向,全力去追击他。你们这样做,难道不是为了抢夺辟邪剑谱?

  亏你还自称顶天立地,说一不二!

  弄了半天,你就是个口是心非,敢做不敢当的伪君子!

  我师父那个‘君子剑’的称谓,干脆赠与你得了!”

  来自任飞羽的怨恨值+5!

  来自岳不群的怨恨值+5!

  楚平心念电转,继续说道:“哼!不要以为你蒙上面,小爷我就不知道你是谁?你不就是那个恶贯满盈,臭名远播的任飞羽,任老贼么?你手上沾染的血债,今天也该偿还了吧!”

  蒙面老者身形剧震,直愣愣地站在原地,竟没有丝毫的反应和动作。

  “任飞羽?他就是任飞羽!七年前,他曾带领一帮强人,血洗了藏剑山庄,杀了全庄上下一百多口人命!”

  “这么多年过去,江湖中再没有任飞羽的传闻,很多人都以为他死了,没想到今日竟然撞见了!”

  “这老贼血洗藏剑山庄之前,还干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丑事!我的两位同门师弟,就是死在他的剑下!”

  ……

  丁勉等人一听到这蒙面老者的真实身份,就像炸了锅一样,开始细数他这些年犯下的种种罪行。

  双方本来就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,此刻更是像极了点燃了引线的炸药库,随时都会炸的天昏地暗,火光冲天!

  楚平站在一旁,竟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小爷我只是利用了系统能够获取对方姓名的便利,随口那么一说。

  没想到,这个蒙面老儿的事迹,竟会如此劲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