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芯 > 闭上眼睛玩个游戏 > 第三十七章 见鬼了?

第三十七章 见鬼了?

晚间,两个人各回各家。陶澄没有再烦什么,因为他知道,何朔已经做好了要查案的准备,作为兄弟,支持也是必须的。

  简单的梳洗完毕,坐在床头,笔记本还摆在床头柜上,看着屋子里,何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好像做好了准备迎接小Q地不定时来访,他却故意躲着不出来。

  何朔拿起笔记本,翻阅到最后一次阅读的片段,开始了阅读。

  如果接下来的工作都在城北,他也希望可以早点将书看完,还给易先生。

  不过,念叨起“易先生”这个三个字的时候,自己也觉得奇怪,过去对他老板的称呼,在偶然中竟然也转变为了“先生”,对于这样的尊称,竟然还挺顺口的。

  只是“易墨”这个名字,也不太会轻易去说起,总显得没到那么亲密的程度。何朔手握着笔记本,脑子里却想着易先生这个神秘的人物,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?

  “砰!”突然客厅传来一个动静,是玻璃掉落地面破碎的声音。

  何朔赶紧下床,来到客厅,只见黑漆漆的客厅借着卧室里微弱的光,一个黑色的身影挡在了窗口。

  何朔打开灯,不出意外正是小Q,而地上被打碎的就是易先生送的永生花。

  “你……”何朔刚要开口,就注意到一旁的球,好吧,这个熊孩子一定是在客厅玩球,把花瓶给砸了。

  何朔也不想责备他,只是想收拾一下面地的残渣:“你站在原地,不要动,我来收拾。”

  可是小Q只是看着花瓶里掉落出来的玫瑰花,然后轻声说了一句:“小鱼姐姐……”

  何朔正在厨房拿扫把,没注意他嘀咕了什么,转过身来的时候,才发现小Q已经将玫瑰花捡了起来。

  “当心,有玻璃碎片!”何朔刚提醒完,屋子里的灯突然闪了一下,“怎么回事?”

  而小Q并没有要放下玫瑰花的意思,依旧看着它。

  何朔也不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奇怪了,孩子喜欢花就让他拿着吧,地上的玻璃要赶紧收拾啊,但是头顶的灯又毫无征兆地闪了一下,连同卧室里的灯也灭了,屋子一下子暗了下来。

  “小Q,别搞鬼。”何朔说,“我要收拾呢。”

  “不是我。”小Q委屈地说完后,一下子屋子里的灯又全亮了。

  何朔刚回过神来,突然在小Q身后出现了另一个身影——田语熙!

  “啊!”何朔突然感到一股冰冷的气息席卷了全身,大口呼吸了一口气,确定一下自己眼前看到的是真实的还是幻想的,“小Q……你身后……”

  小Q慢慢地回过头去,看了一眼笑着说:“是小鱼姐姐。”

  田语熙低头微笑了一下,那笑容再美,此刻在何朔眼里,都显得诡异。

  “真的是田语熙?”何朔刚想再次确认,田语熙的影子就突然消散在了四周,无处可寻。

  何朔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正常了,环顾四周,感觉田语熙好像已经不在了,但又好像无处不在。

  “小Q,你是不是在搞鬼?”何朔问。

  “没有。”小Q低下头去,“我没有。”

  何朔也不顾不上打扫了,赶紧走到小Q身边,蹲下身来看着他:“你刚刚说的小鱼姐姐,就是田语熙吧?”

  “我不知道她叫这个名字,她在我眼里就是小鱼姐姐。”小Q回答。

  “好好好,我知道。”何朔继续问,“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  小Q抬起他的手,将手里的玫瑰展示给他看。

  “玫瑰?”何朔一愣,突然想到了什么,之前在孤儿院旧址,他好像就遇见过田语熙的影子,然后她立刻消失了……而那一瞬间手中的花瓶也确实有了一丝异样。

  “你不要告诉我,她现在的鬼魂,寄附在了这朵玫瑰花上了啊!”何朔说着,就怕小Q突然点头,但是他真的点了一下头,说:“是的。”

  天呐!何朔真想大呼一声,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!不过也正好,他赶紧问:“那你可以问问她,究竟是怎么死的吗?”

  “自杀……”小Q轻轻地说完,低垂下双眼,面带哀伤。

  “真的?”何朔现在最怕的,也是听到“自杀”两个字,他不想这么快就下定论,“没有别的了?”

  小Q摇摇头。

  何朔始终不愿意相信,田语熙怎么可能真的是自杀!他一直都觉得有很多种可能,但是自杀,只是最表面的,用来迷惑人的而已!

  “你能让她出来吗?”何朔是心急了,也不管是真是假了,“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!”

  小Q为难地看着他:“她不会出来了,因为我打碎了花瓶,这一次,她是真的永远消失了……”

  小Q说完,默默地流下了眼泪……一滴滴黑色的泪水……

  何朔的心情无比复杂,看着满地的玻璃碎片和小Q手中的玫瑰,还有那一闪而过的田语熙,一切就像是暗示,这一切已经碎了、散了,他也应该放手了……

  “来吧。”何朔安慰小Q,小心地取走他手里的玫瑰花,“我把这里收拾一下。”

  小Q点点头,走到了另一边,看着何朔将地上的玻璃碎片收拾干净。

  “我要出去一段时间。”何朔一边收拾一边说,“不会每天都回来……”

  “你要去城北吗?”小Q已经感觉到了。

  “你知道?”何朔抬起头,看着他。

  “那我跟你一起回去。”小Q认真地看着何朔,脸上的黑色泪痕还清晰地挂在他苍白的小脸蛋上,“叔叔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。”

  何朔叹了一口气:“你为什么总要跟着我呢?”

  小Q露出了甜美的笑容:“因为叔叔好。”

  “好?”何朔回答,“你又不了解我,怎么知道我好?”

  “嗯,我知道你最好。”